杭州比特币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中年赚百万(组图)

4个月前 (01-14) 67次浏览 0个评论

比特币交易乱象:微信群圈熟客 玩家被圈近3亿元

立案通知书。

“我从 2017 年开始接触比特币场外交易,但今年我被骗了超过 200 万。” 王哲(化名)是一位资深的比特币“搬砖工”,即一个低买高卖的比特币市场外商。在比特币供应链上的“家”位置,王哲也在低买高卖的“搬砖”业务中获利。银行倒闭了。”

但这也不例外。在4月份曝光的杭州比特币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中,王哲并不孤单。有100多名球员。据玩家统计,比特币数量超过7000枚,涉案金额超过7000枚。近3亿元。“场外交易”的规模和形式震撼了整个“币圈”。

据记者调查,涉嫌非法收取公众存款的两名比特币“搬砖工”分别是浙江丽水人35岁的周毅和博利县30岁的李翔,黑龙江。在微信群中,他们以“准期货”交易和贷款返利两种方式圈出了100多个“搬砖家”的7000多个比特币。其中,最“惨”的是被600多个比特币一扫而空,损失近3000万。

据玩家介绍,本案涉及的7000多枚比特币中,不到90%发生在贷款利息返利业务上。它的“准期货”交易没有拿到币。

目前,首批玩家已报案,杭州市滨江区公安局已就周毅等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针对目前案件进展情况,杭州市滨江区西兴派出所5月21日回复记者称,周毅、李翔等两人已被刑事拘留,未来将继续调查。

比特币交易乱象:微信群圈熟客 玩家被圈近3亿元

李湘在芝麻店群的交易过程截图。

微信群QQ群“圈常客”

低买高卖从各个平台的差价中赚取利润有的人一年赚几百万

几乎所有杭州比特币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案件都发生在“烧饼店”和“明天会更好”两个微信群中。周毅和李翔是“明天会更好”微信群的交易员。通过近两年及时兑付货币建立的商誉和低价“期货”建立的价格优势,圈出了一批老客户。

具体交易流程如下。如果买家A认为周益和李湘的价格合理,他们会在微信或QQ上私聊,确认后银行将其转入指定的银行账户。1-2天后,周毅将比特币发送到A的指定地址。A 通过他的钱包地址看到收到的比特币。

在比特币交易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比特币地址,地址之间可以相互转移比特币。比特币交易必须经过系统 6 次确认后才能入块。

2017比特币qq交流群_2017淘宝卖家qq交流群_比特币微信交流群

张明(化名)是芝麻店微信群的“常客”。他告诉记者,“在周毅和李湘进群之前,我在‘芝麻店’群里交易了一年多,后来我在群里观察了半年,我觉得他们是可靠的。我第一次和他们交易是在去年夏天,之后我会每周和他们购买 3 次比特币,直到今年 4 月他们失去联系。

他回忆说,“每笔交易(跟两人)的金额大概在两三百万左右,近一年的累计交易量上亿人民币。他们的比特币价格很低,我也赚了一笔。”今年。将近一百万”。

有很多比特币微信交易群,比如“烧饼店”、“明天会更好”。国内比特币交易所关闭后,不少比特币“搬砖家”转向微信群、QQ群,进行线上一对一零手续费交易。这样的群体往往是“熟人圈”,只有具备一定的信任值,才能推出“先付费后付费”的交易方式。他们主要依靠在各大平台之间漫游,赚取平台之间的差价来赚取利润。

据记者观察,目前仍有多个微信群参与比特币场外交易,但群名中不会提及“比特币”,而是代号“烧饼”、“梧桐”等。在数百人的群体中,“交易员”会直接出价“39250 10”、“40250 20”,意思是“我要以 39250 元的单价买入 10 个 BTC”、“以 40250 元卖出 20” ”。比特币”。如果有人有兴趣购买,他们将与交易者私下交谈。

但是,进入上述微信群并不容易,您需要提供个人身份证/护照信息并获得群主的保证方可进入。

记者在申请比特币微信群成为“交易员”时,微信群主告诉记者,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一是向群主提供币圈所谓的“KYC信息”,即即,身份证/护照正反面,以及本人持身份证/护照的三张照片;第二点比较重要,取得群主的信任,让他愿意担保你进群。

“因为我把你拉进群里,就等于保证了你,如果你拿了别人的钱跑了,就得根据这个信息找到你。” 上述群主说道。

“类期货”交易模式

收款后1-2天发币单价比即时交易便宜100多元

“不同于单手支付单手币的交易方式2017比特币qq交流群周毅等人卖出的‘期货’是在收到钱后1-2天发行的。平均而言,一个比特币便宜100-150元。”比即时交易……” 不少玩家告诉记者,“这个价格很诱人,很多人提前预定,然后再找家赚差价。”

正是这种基于一定价格优势的“准期货”交易模式,让周易和李湘迅速走红圈子。与素未谋面的陌生人进行如此大额的交易,依然是通过“先付款,后赚钱”的方式进行,这在圈内是少见的。

张明是早期接触比特币场外交易的“搬砖人”。他第一次接触OTC交易是在2017年,他告诉记者,观察周毅和李翔近两年,发现每次在群里出货量大,发货及时,没有问题,让他觉得两人的名声不错。,开始与他们交易。

具有一定渠道和圈内“口碑”的“比特币场外交易商”处于比特币供应链中的“家”位置,为其他“搬砖者”服务,收取担保服务费或交易差价。利润。

2017淘宝卖家qq交流群_比特币微信交流群_2017比特币qq交流群

由于全球各个比特币交易平台的市场行情不同,价格也存在一定的差异。“搬砖工”游走各大平台,赚取平台间的差价来赚取利润。“搬砖”的具体形式分为:国外平台与国内平台之间的“搬砖”;国内平台之间“搬砖”。

张明透露,2017年他在微信群里买了35个比特币后,看到当时买的价格低于韩国最大交易所Bithumb的报价,所以及时在Bithumb上卖出,一次性获利 3.$50k。

“后期周毅不常出现在群里,李湘充当周毅的手下,从周毅手里拿比特币在群里卖,一个币就比周毅贵几十块钱。”周易平均。”张铭透露,汇款账户是周易指定的银行卡号,李想只是帮周易统计了交易次数。

比特币交易乱象:微信群圈熟客 玩家被圈近3亿元

李想把补偿的截图发给没有发币的客户。

借钱投利息“诱饵”

近90%玩家参与贷款付息业务,单币日赚100元利息

除了上述比特币“准期货”交易外,周易还推出了“贷币返佣”业务,即向微信群老客户租用比特币,并承诺支付高额利息。据悉,单个比特币的日利息可达100-120元。

张明透露,本案涉及的7000多枚比特币中,只有不到90%是为了日常利息,他们主动将比特币交到两人手中。因参与“准期货”交易,程泽没有拿到这些币。

此外,有本案玩家告诉记者,他们之前曾为周毅买过比特币钱,但在发币之初,周毅和李湘还问他们:“币急需吗?A很多,你不着急的话,借给我,我每天都给你利息。”

不过,据记者了解,这些玩家大多不接受贷款返利,而是敦促两人尽快发币。但在再三催促下,周毅两人只是私下转了一笔“赔偿金”给正在催逼的微信客户,并表示“马上给钱,然后再等等。”

玩家王平(匿名)告诉记者,4月5日,他还收到了700元的赔偿金。“我知道那段时间其他人也收到了赔偿金,有的几百元,有的几千元,但后来钱没有转,也没有再发币。” 后来买币的玩家并没有得到所谓的“补偿”。

从“好名声”到失联

2017比特币qq交流群_比特币微信交流群_2017淘宝卖家qq交流群

周益曾拉群解释称得知举报后失联

得知交易员拿钱“逃跑”后,让“搬砖工”王哲感到“绝望”的是,仅这一年(别处)他就被骗了两次,其中这次被周毅骗了60万多被李湘等人“一扫而空”,今年已经被骗超过200万。

从今年4月开始,张铭也发现,一向按时付款的两人,因为种种原因,开始拖拖拉拉。

张明一开始并不担心,“毕竟他们两个名声不错”,甚至在第一批比特币到达账户之前,他就花了近百万再次购买了几十个比特币。两笔交易中,他分别从周毅和李翔手中购买了85个和25个比特币,累计金额超过400万。

但是应该发币的时间越来越长,他渐渐觉得不对劲了。“没想到,我在微信群里问的时候,这么多人很久都没有拿到币,当时就觉得情况不妙。” 张明说道。

另一位玩家告诉记者,在花了40多万买比特币两天后,当他问李想为什么不按时发币时,他被周毅直接拉到了一个100多人的“维权团”。再解释一句,没有提到任何赔偿,她说她“瞎了眼”。在所谓的“维权群”中,除了周毅和李想,都是没有按时收到比特币的买家。

在“维权群”中,周毅发了一条名为“梅森”的微信对话,向大家解释,周毅声称这个“梅森”位于巴西,由于巴西环境混乱,比特币交易无法进行正常进行,导致无法支付。

4月14日,周毅在维权群发视频,再次给出了赔偿方案。视频中,周毅表示,两人现在欠的人太多,暂时付不起比特币,但“还能赚钱”2017比特币qq交流群,所以每天赚到的5个比特币利润都会返还给每个人,他们将无法偿还债务。比特币正在慢慢得到回报。不过,群里不少人表示,已经不再相信他们两个了。“我觉得这是在愚弄我们,我不接受。”张明说。

大部分玩家都不知道“梅森”到底是何方神圣,与周易有什么关系,是否真的存在。虽然有玩家表示后来和石匠取得了联系,但在对话中,石匠表示自己确实收到了周毅的期货,并声称硬币也是给了他(周毅)的。

之后,在群里得知有人决定报案时,周毅和李湘“失联”。

调查

杭州警方立案调查玩家“不吸”定性纠纷

“4月10日,我等不及了,我告诉交易组,他们两个没有发货,我发现这么多人没有收到硬币,当时我感觉情况是这样的不好,我当即决定回国报警。” ,张明说,他也是第一个报案的人。

比特币微信交流群_2017淘宝卖家qq交流群_2017比特币qq交流群

4月16日,20多名买家决定前往杭州报警。

根据立案通知,杭州市滨江区公安局对周毅等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符合刑事立案标准,已立案侦查。有玩家透露,另一名犯罪嫌疑人李翔也在5月初被公安机关抓捕拘留。

在维权组,记者观察到,玩家最关心的是如何定性案件。他们对目前“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的定性并不满意。“这两个人因为巴西的一个问题而无法发行硬币,他们没有故意作弊的说法是一种诡辩。”

“通过与律师的沟通,我发现困难在于,一些被强制接受贷款关系的购房者很容易被认定为自愿贷款关系,很难从法律上确定它不是吸盘。”一位买家向记者表达了他的担忧。

“我们只是想向警方提供更多信息,以证明他们在3月初就知道不能发行硬币,此后的交易不仅是非走私,而且是诈骗,”几位买家说。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与集资诈骗的区别在于目的是否非法占有。” 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许凯曾公开表示。

许凯分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简单来说就是当公众存款被非法吸收时,融资人不具备向不特定人群公开融资的条件,融资的目的不是为了占用你的钱。,属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但是,如果金融家一开始就以非法集资为目的,以诈骗您的财产为目的,则构成集资诈骗。

维权集团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买家。因为时差,有人几乎一天24小时都在说话。他们不断地在回国报案群中进行报道,并在案件受理时讨论警方反馈的意义。

针对目前案件进展情况,杭州市滨江区西兴派出所5月21日回复记者称,周毅、李翔等两人已被刑事拘留,未来将继续调查。

风险和法律界限

“基于比特币的场外交易很难获得法律认可”

在微信群里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也可以进行大额交易,这无疑为诈骗、非法集资等犯罪行为提供了可乘之机。那么,比特币场外交易的法律界限究竟在哪里?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会长肖萨表示,此类行为的法律后果是不确定的,个人的随意行为是合法的,这样做的行为可能涉嫌非法经营。

2017淘宝卖家qq交流群_2017比特币qq交流群_比特币微信交流群

早在2017年,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就发布了防范比特币等所谓“虚拟货币”风险的提示。提醒投资者通过比特币等所谓“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参与炒作和炒作,面临价格大幅波动和安全风险,并指出各种所谓“货币”交易平台没有在我国建立法律的基础。

根据openlaw,共有461个与“比特币”相关的法院判决。文件的判决时间显示,从2014年到2018年,与比特币相关的判决数量猛增。, 120, 216。

案由显示,“侵犯财物”相关案件153件,占比最大,其中盗窃罪判决98件,诈骗罪判决37件。

除了明确禁止的 ICO 之外,比特币 OTC 交易目前是否合法合规?

2013年,我国对比特币本身的法律属性给出了明确的定义: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即承认其“财产”地位。2017年10月1日实施的《民法通则》再次确认虚拟财产受我国法律保护。

根据小萨的分析,在我国拥有比特币是合法的。

在我的国家兑换比特币是否合法?小萨认为,个人之间偶尔的交流是合法的。在她看来,我国法律中的“所有权”包括“处分权”这一重要权利。如何处置是业主的私人权利,他人无权干涉。

但是,如果将比特币视为准金融产品,将其作为业务撮合赚取差价,则可能涉嫌违法,具体为刑法第225条规定的非法经营罪。法律。

根据张明凯的《刑法》,非法经营罪所保护的合法权益是市场经济秩序。不得有违反国家市场经济管理规定,扰乱市场经济秩序,严重危害市场经济发展的行为。

小萨表示,在与团队其他律师(前刑事法官)的沟通中​​,他认为出于刑事政策的考虑,一些以比特币换生意、赚取差价的行为,给客户造成重大损失,造成严重后果的,不能排除依据刑法第225条第4款“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活动”向最高人民法院报案,最终认定某行为构成犯罪的。 “逐案审批”的形式。

法律事件发生后,如果他们向最高人民法院报告“逐案说明”,他们将如何表征这种市场行为(信息匹配、直接交易对手等)的合法利益?

讯振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义表示,从目前国家监管政策来看,国内比特币交易违反国家监管政策,基于比特币的场外交易很难得到法律认可。

基于比特币的场外交易有很多,类期货、类证券的交易形式也很多。一旦发生纠纷,投资者会遇到以下困难:一是法律证据难以获取,因为网上交易通常是基于数据的。证据很难确定。二是国内法律普遍对此类交易持否定态度,国家多次提醒投资者注意风险。如果投资者参与交易,可能需要自己承担风险。

王德义表示,他了解到一些网络平台通过虚构交易骗取玩家比特币,实际上侵犯了比特币玩家的产权。他认为法律应该保护球员的财产权。

(记者张树新)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